多边贸易体制赋能最不发达国家

发布日期:2021年07月12日 09:21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国际商报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导致多国经济陷入困境,失业率增加,其对低收入者和最不发达国家的影响尤甚。国际贸易和投资活动可以带动低收入者和最不发达国家以各种方式参与全球价值链,增加收入和实现脱贫。世界贸易组织(WTO)为国际贸易和投资活动提供了公平公正、非歧视的规则环境,最不发达国家本应是受益者之一,但是受自身发展能力差距和疫情打击的双重影响,其参与全球价值链机会反而减少。最近,欧盟委员会贸易总司两位经济学家安蒂米亚尼和塞纳特提出了一份促进最不发达国家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多边倡议,认为除了目前实施的各种单边优惠计划之外,多边贸易体制可以为最不发达国家提供更多发展机会。


“世界制造”需要真正落地

“最不发达国家全球价值链”多边倡议是新的全球优惠计划,以最不发达国家贸易增加值(TiVA)为基础,通过原产地规则强化优惠措施,涵盖这些国家在整个供应链上的出口,旨在强化最不发达国家参与全球价值链。该倡议将提升全球贸易水平,提高最不发达国家的贸易增加值,并进一步整合最不发达国家与其他WTO成员之间的价值链。

尽管最不发达国家难于积极参与世贸组织目前的多边贸易谈判进程,但多边贸易体制和新的多边倡议仍为最不发达国家参与国际贸易提供进一步的动力。WTO《贸易便利化协定》即是一个成功例子,它为最不发达国家出口企业参与全球贸易提供了巨大潜力。与基于“直接”向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出口优惠计划不同,该多边倡议提出,WTO成员为最不发达国家贸易增加值提供免税市场准入,这些贸易增加值如果内嵌在其他WTO成员制成品出口中,也应获得相应的免税待遇实现“再出口”。由此,最不发达国家贸易增加值将在整个全球供应链中享受免税待遇,从而符合WTO多年来一直倡导的“世界制造”逻辑。自2011年以来,WTO一直倡导“世界制造”。但是,除了促使WTO成员深刻认识到全球价值链的重要性、建立全球价值链数据库,以及进行相关贸易政策分析外,WTO秘书处及成员均没有按照“世界制造”逻辑提出具体的多边倡议。“最不发达国家全球价值链”多边倡议将是把“世界制造”逻辑转化为多边行动的首次尝试。

“最不发达国家全球价值链”多边倡议具有多边和双边背景。近几十年来,多边贸易体制和世贸组织多边规则手册一直是贸易导向型经济发展的基石。国际贸易和外商直接投资创造了非常高效的全球供应链网络,促进了全球繁荣、经济发展和国际减贫事业的发展。针对最不发达国家的出口准入问题,几乎所有经合组织国家和许多新兴经济体都实施了单边优惠计划。但是,最不发达国家享受的包括“双免待遇”等单边优惠计划,不断受到越来越多的自由贸易协定税收优惠侵蚀。此外,由于疫情全球大流行,最不发达国家正在经历30年来最严重的衰退,生活水平下降,贫困率上升。

过去10年,最不发达国家的世界贸易参与度和全球价值链参与度一直很低,并未从世界贸易增长态势中受益。相反,最不发达国家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相对停滞,2013年以来还略有下降。大多数最不发达国家没有实现出口多样化,主要依赖少数商品或特定产品(矿产、农产品)出口。但是,第三国出口的纺织品、加工食品和能源密集型产品中内嵌了最不发达国家的贸易增加值,并占有不可忽视的份额。


多边倡议切实可行

“最不发达国家全球价值链”多边倡议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不仅有助于最不发达国家更多地参与世界贸易,而且为那些将最不发达国家贸易增加值纳入其产品的出口商提供额外的和未开发的动力。这种动力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最不发达国家主要出口上游产品,这些上游产品在全球供应链中被其他国家进一步加工,并作为其他国家制造加工下游产品的一部分而实现“再出口”。

从最不发达国家出口构成来看,约25%的出口增加值实际上经过进一步加工并体现在第三国出口中。鉴于最不发达国家出口增加值作为仍面临关税的第三国出口一部分,并在全球供应链中“流转”,基于最不发达国家贸易增加值的多边倡议,将允许任何世贸组织成员,如果其出口产品中包含最不发达国家贸易增加值,则可以获得“最不发达国家优惠待遇”,从而刺激全球价值链对最不发达国家产品的需求。例如,世贸组织成员单方面对最不发达国家出口芒果提供免关税和免配额的“双免待遇”,如果芒果被嵌入到第三国加工的酸奶或冰淇淋等食品出口中,而在第四国面临15%的关税,那么最不发达国家的芒果也间接受到15%关税影响。

在该多边倡议下,最不发达国家的芒果贸易增加值将从第三国加工食品的应税额中扣除,从而促进世界贸易发展并推动最不发达国家的芒果出口。因此,与现有的单边优惠计划不同,该多边倡议可以进一步推动最不发达国家的出口,并产生更为显著的正面外溢效应。

该多边倡议将基于一套统一的贸易增加值原产地规则,包括统一的最低含量要求,这将确保关税削减与最不发达国家贸易增加值含量成正比。此外,该多边倡议可以为最不发达国家增进福利收益,即世贸组织成员对这种“最不发达国家制造”中间投入品的需求明显增加,这些中间投入品赋予第三国下游产品优惠关税,从而导致产品价格溢价可以用于来自最不发达国家的中间品。这不仅提高最不发达国家的直接出口收益,由于内嵌第三国的贸易增加值也能享受关税优惠,该多边倡议还能改善最不发达国家与其他世贸组织成员之间的价值链一体化水平。


有效推进还须各方努力

为了考察“最不发达国家全球价值链”多边倡议的效果,前述两位欧盟经济学家使用全球贸易分析动态可计算一般均衡建模框架,根据最不发达国家的贸易增加值出口含量水平,基于多边基础和多边情景,引入关税削减变量,量化每个世贸组织成员出口产品中内嵌的最不发达国家贸易增加值含量,模拟和评估该多边倡议可能产生的主要经济影响。

从总贸易效应看,如果实施该多边倡议,世界贸易将额外增加230亿美元,最不发达国家出口每年增长2.5%,在世界贸易中的占比增加约十分之一。在贸易增加值效应看,该多边倡议可以提高最不发达国家在本国出口和其他成员出口中所体现的贸易增加值,额外增加50多亿美元,纺织品、金属产品、其他初级产品、木材和化学品等产业出口增加值较多。最不发达国家出口产品的国内增加值含量平均额外增加2个百分点。

未来几年,疫情全球大流行影响可能是长期的。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估计,2025年全球出口潜力将低于疫情前的3.4%,所有地区均受影响,其中非洲地区和最不发达国家所受影响最大,分别为7%和6.4%。该多边倡议有相当大的空间,为最不发达国家参与世界贸易提供额外动力。同样重要的是,该多边倡议推动最不发达国家出口增加是搭顺风车行为,因为所有世贸组织成员都受益于国内生产总值和经济福利增加。

当然,“最不发达国家全球价值链”多边倡议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在适用全球供应链的具体贸易规则和程序方面尚需进一步完善。原产地规则将是该多边倡议成功的关键因素,需要充分考虑实施的具体机制和程序。一个解决之道是依靠区块链等新数字技术,这些新技术具有带来发展协同效应的潜力,可以促进全球供应链中产品可追溯性所需的无纸化原产地规则程序。

(曹建萍)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